预定电话:0458-3532112 官方微博 帮助中心 登录 注册我的汤旺河 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美食天下

赏伊春红松之王归来有感!

时间:2013-12-05 10:26作者:fych_1111已有:1217人关注

  在北半球陆地的50oN至65oN左右。分布着世界上最广袤的森林——针叶林。南半球同纬度地区为海洋所覆盖,故不存在。

  在这个横跨欧、亚、北美大陆北部的森林带上。分布着一百多米高的加州红木;有着世界上最大的树木,雪曼将军树(世界爷,学名:巨杉)1487立方米;有着9550年最长寿的欧洲云杉;还有我们要探访的红松。

去年十一,我有幸造访了大兴安岭阿尔山由兴安落叶松为主的明亮针叶林,而此次探访的以红松、云杉、冷杉为主的小兴安岭则为暗针叶林。

  为了探访身居苍苍林海茫茫雪原的红松,我从头到脚制备了帽子、手套、羽绒服、驼绒裤、登山鞋等一套行头。

  北行的列车上,夜晚过了吉林后,冰霜在车链接部结了一层又一层。我在那儿抽烟时,就像在冰柜里制造云朵。

  红松只分布在中国东北的小兴安岭到长白山一带,国外分布在俄罗斯、日本、朝鲜的部分区域。世界现存一半以上(国内八成)的红松在伊春,因此伊春被誉为“红松故乡”。

  伊春,我从这里路过。感觉是一座干净清新的城市,唯一的污染似乎就是号称“中国森林之都”。“什么之都”的称号风靡于各个城市,总有些让人倒胃口的感觉。有些“之都”还能像伊春一样基本名副其实,有些则根本是空穴来风,比如江西宜春声称是“月亮之都”,理由是子虚乌有的嫦娥故里。“月亮之都”未能广为人知,一句“叫春”的城市到使得宜春名声鹊起。

  把充斥着名与利的城市,全都抛在脑后。继续探访红松的旅程,距伊春八十多公里的五营,是红松原始森林保存最完好的地方。“五营”因抗联在此设立军营而得名。

  到达五营原始森林,正是午后阳光最强烈的时候。在一个叫天赐湖的地方我们下车步行前往林中。从天赐湖的地貌基本能猜出这是由陨石坠落形成的湖泊,明媚的阳光映照在覆满积雪的湖面上,晃得我有些睁不开眼。

  初见红松,高大通直的树干,使得我顿感畅快。由于森林公园修有栈道,不用跋涉于厚厚的积雪之中,漫步于高大的红松林中颇显悠闲。悠闲之中不免遐想,管子曾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想必管仲平生是没能像我一样穿行在这样的红松林中吧。品格的形成固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人生匆匆几十载,红松却是沧桑风雪几百年。

  红松生长于这样的酷寒之地,每年只长出一个枝节。红松最初的十年生长缓慢,有十个枝杈的十岁小红松,也就一米来高。四百年的壮年红松,通常会达到三十多米的高度。其寿命通常会达到六百多年。

远处的林间一棵巨大的红松横卧在山岗。近观之,有标牌写道:“这棵直径1.2米、760岁,曾经的红松之王,于2005年8月29日的风灾时被连根拔起,此次风灾共折损红松1067棵。”。对此有人感叹“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种带有道家思想的言论,固然有些道理,实则是违背道家“道法自然”思想的。而这场风灾,以及2008年8月5日汤旺河、友好、新青遭遇的风灾,严重殃及红松原始林。有识之士指出,红松原始林频遭风灾,是多年来滥砍滥伐造成的,是红松林“孤岛效应”问题。

  小兴安岭的红松,有赖于其生长在极寒环境的庇护,在二战东北沦陷之前并未遭到破坏。相比我国南方特有的楠木,红松还算是幸运的。因明代宫廷过量砍伐,使得楠木近于枯竭,而今我们只能在故宫太和殿、长陵来瞻仰这些巨木了。随着人类科技的发展,冰天雪地已经不能阻止贪婪的脚步,人民大会堂的栋梁就是红松,红松林也就在劫难逃了,近几十年的疯狂采伐几乎就没有停止过。直到2008年9月1日,才明令停止砍伐天然红松。五营、大亮子河等原始红松林才幸存了下来。但却由120万公顷锐减至不足5万公顷,残存的天然红松,如孤岛般散落在小兴安岭四处。

  尽管近年来,伊春的人工红松林栽植从未停止过,但在次生林不仅物种单纯,而且病虫害多、生理成熟过早、涵养水源能力低,一向繁衍于天然阔叶红松林下的众多珍稀动植物,却很难在人工红松林中见到。原始红松林伴生有水曲柳、黄菠萝等十余种阔叶树种的针阔叶混交林,是生物与环境长期的自然选择和协同进化的结果。天然阔叶红松林的众多功能,次生林无法取代。更有学者声称:一株50年生的红松,其生态价值比经济价值高1300多倍。

  此时,我恰逢一棵长着巨大树瘤的红松。在其笔直树干的衬托下,颇为突出。硕大树瘤是这颗红松伤口缓慢愈合的疤痕。滥伐红松在这个我们赖以生存的蓝色星球上同样留下了一道伤口,所幸的是这道伤口已经开始愈合,尽管伤口痊愈还要许久许久。

  在五营森林公园,有一高四十多米的听涛塔。登高远眺,我舒缓一下心情。风在树尖咆哮,刚才一直庇护在红松林中的我却全然不觉。塔尖,松涛随风低吟,苍翠、磅礴——听涛于红松。

  伊春五营的红松是名声早已在外,相比之下佳木斯市汤原县的大亮子河国家森林公园的名声就小了一些。大亮子河的红松集中在阴坡,而五营的红松大都在阳坡,尽管红松的年轮只有一到两毫米,但日久天长,大亮子河的红松还是比五营同龄的红松略细一些。

  大亮子河林间雪地上也如五营一样,能看到些动物的脚印。在五营时见到过的林中鸟,不知什么原因在这里不见了踪影。似乎没在这里见到动物,除了树上蕨类植物中的虫卵和困在松油中的昆虫。

在大亮子河看见两株根部贴在一起并生而出的红松,这可是上百年前一只松鼠在这里活动的遗迹呦。

  自2005年五营那颗红松在风灾中倒下后,大亮子河的一棵红松就成了红松之王。牌子上书“此树706年,是东北地区迄今发现的树龄最长的红松。”。

  我此次能拜访新老两位红松之王,也算是我与之有缘吧!

  再次,闭上眼睛,回味,听涛于红松。

听涛于红松_伊春照片


听涛于红松_伊春照片


听涛于红松_伊春照片


听涛于红松_伊春照片


听涛于红松_伊春照片


听涛于红松_伊春照片


听涛于红松_伊春照片


听涛于红松_伊春照片


听涛于红松_伊春照片


听涛于红松_伊春照片


听涛于红松_伊春照片


听涛于红松_伊春照片


听涛于红松_伊春照片


听涛于红松_伊春照片



 

关于我们 | 付款方式 | 新闻中心 | 友情链接 | 合作洽谈 | 联系我们 | 帮助中心
汤旺河旅游 电子商务网 版权所有 服务条款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3 TangWangHe All Rights Reserved.
微笑互联 规划·设计·开发
扫描微信二维码
 
警警 察察 报警岗亭